當前位置:首頁 > MH370調查報告遭質疑 家屬要求公開全部數據 >

MH370調查報告遭質疑 家屬要求公開全部數據

來源 圣邦重工機械公司
2021-09-19 06:12:12

  可惜,查報張蘭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要想成為餐飲界的百年老店,沒有幾道獨特的名菜,也沒有與時俱進的創新精神,光靠營銷是長久不了的。

如果您想得到更優質的收錄與展現,告遭公開請記住:告遭公開高質量內容+大網站發布=百度優質搜索結果以下是部分聊天截圖:   在推薦一些權威可信賴的網站參考:1.“新華網”、“人民網”、“中新網”等權威新聞機構網站刊登文章;2.“人民日報”、“光明日報”、“北京日報”、“陜西日報”、“南方周末”等中央及各地報紙刊物刊登文章;3.“中國政府網”、“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官方網站”等中央和地方各級政府部門網站刊登文章;4.“中國科學院網站”、“北京大學網站”等公立學術機構、教育機構網站;5.“新浪”、“騰訊”、“搜狐”、“網易”等門戶網站刊登文章;6.“36氪”、“時光網”等垂直分類的媒體網站刊登的文章。原有的優質內容站點,質疑影響并不會太大。

MH370調查報告遭質疑 家屬要求公開全部數據

問:家屬如何提供高質量的內容發布?答:松松軟文里有“代寫”功能,您可以選擇專業寫手或職業寫手,他們寫的文章質量相對較高。常見問題解答:要求問:要求松松軟文頻道里的新聞源還能用嗎?答:能,百度的人已經給了明確答復:原來老的、優質的新聞源站,會直接進入VIP俱樂部,影響并不會太大,所以這些站的搜索展示結果基本不變。(1)取消新聞源,全部對百度來說是件好事。同時也建議您用自己的人寫高質量文章,數據因為自己對自己的產品(業務)會更了解。不在VIP的站點,查報內容優質,可以被展示到時效性中;而VIP垂類開放,是針對優質的原創時效性站點,我們將會給到VIP服務,主要看內容是否優質了。

(公告原文)為此,告遭公開盧松松特地和百度的朋友聊了聊,告遭公開下劃線內都是官方說法:新聞源取消,實際上是百度技術的一次升級和開放,時效性卡片的展示頁面不變,后端數據將變得更加開放,不在拘泥于源的申請。文章來源:質疑松松軟文(轉載請注明出處)document.writeln('關注創業、電商、站長,掃描A5創業網微信二維碼,定期抽大獎。只求掃碼博關注,家屬不靠產品贏口碑。

這件事情,要求簡而言之,就是大家都有錯。”目前,全部網上也有一些關于掃碼的揭露:全部   知乎網友@Katy家怡還爆出了掃碼的“自主創業的女孩們”的朋友圈:   看到這,大家應該明白了,掃碼的大多只是披著“創業”的外衣,從事微商、直銷等工作。在視頻中我們可以看到,數據在他們發生沖突時,眾人如看客般在圍觀,有人錄視頻,有人打電話報警,卻沒有人能站出來,拉開他們。對于17歲男子,查報他的做法當然不對。

這名男子應該萬萬沒有想到,當時并沒有出手阻攔的“吃瓜群眾”將其拍攝下來并發到網上,并被大V轉發,而他自己,也被人肉了...... 人肉后,該男子開了一個微博小號進行澄清,還原了視頻前的一些情況: 看完這個前因后果,小財女覺得這個男的是道德雙標嘛,既然不喜歡別人罵人的時候帶家人朋友,那你罵那兩個女孩的時候為什么要帶上家人朋友?3月5日凌晨,微博@平安北京發文稱,經過連夜工作,已將該男子查獲。小錢也夠多了,據《新聞晨報》此前報道稱,掃碼者“掃一個碼最高時能拿到3.5元,最少能拿到2元,以前靠這個能賺到2萬元一個月。

MH370調查報告遭質疑 家屬要求公開全部數據

正如和菜頭在微信公號“槽邊往事”中所說:地鐵是公共交通工具,它是一個公共場所。當然,我們不能確定這次事件的兩名女孩掃碼掃出來的是微商直銷還是創業,我們只能確定,這種行為對地鐵乘客已經構成了騷擾做號者也有一些群,和同行群一樣,主要交流做號的心得,分享收益,以及共享最新的小道信息和平臺最新的政策。今日頭條也好、UC頭條號也好,一點資訊也好、你們看到的、吐槽的那些的水文或者垃圾稿,那些標題黨和聳人聽聞的文章,90%以上是由這些“職業做號人”生產的。

有些人一天工作強度高達十幾個小時,每天能產出幾十篇水稿,一些做得比較早的號、加上權重比較高,已經能穩定每天1~2千元的收入。此前這幾家平臺都有補貼,對這類內容質量不高、版權存疑、不能正常接廣告商業化的自媒體來說,“騙取平臺補助”和“猜測算法規則獲取高額流量廣告分成”是主要變現途徑。由于保持長期坐姿,每一個做號的人都患有不同程度的腰椎間盤突出問題。”毫不夸張地說,單論標題的吸引人以及點擊轉化率,做號者的取標題能力絕對超過90%的正規媒體老師。

對于機器初審的平臺來說,騙過機器模型就行,但對于人工+機器的平臺,標題黨和低質內容,又是如何獵取流量的?一個公開的秘密就是,像企鵝、UC等都有自己的后臺綠色通道鏈接,通過這些鏈接注冊的賬號,權重,推薦都會比普通賬號要高。直到我遇到了一群“做號者”。

MH370調查報告遭質疑 家屬要求公開全部數據

多年前,王薇曾對低質量的UGC內容有過“工業廢水論”。他們中有還在念大學的學生、有在企業上班的白領、也有在三線城市工作的公務員,也有全職做的機構。

對于做號者來說,傳統的那一套:不論是策劃選題、采訪這些新聞流程,還是一般寫作中所要求的邏輯性和文筆,統統都不重要,他們只關心流量,以及流量背后的收益。升級的戰爭:打壓與臥底相比之下,不得不承認,微信和今日頭條和標題黨、低質內容的競爭早領先一個時代。編輯翻完牌子,接單的人則在最短時間內出稿,交稿。雖說現在大量的互聯網都開始把內容作為流量入口,甚至連VPN上網的都有自己的內容feed流,但由于開通廣告收益或者有平臺補貼的平臺主要還是今日頭條、企鵝自媒體、UC訂閱號、網易號、百家號,因此這些平臺是做號者的主戰場。我也見識到了稿子是如何野蠻生產出來:從貼吧、微博、微信、門戶里扒拉出300-500字,修改,再加上自己的“修飾”和“想象”,然后貼上三張圖,取一個標題,發布。我做過幾年科技媒體記者,然后去了一家公司做PR,在我寫稿的那幾年里,我和大部分同行都過著循規蹈矩的生活:日常跑會,采訪,寫稿,夢想著有一天自己的稿子能夠十萬加,然后自己在圈子里揚名立萬。

(科技唆麻,不飛不快,獨特視角解讀互聯網世界,歡迎關注公眾號:techsuoma)document.writeln('關注創業、電商、站長,掃描A5創業網微信二維碼,定期抽大獎。而如果一篇稿子熱度過高,會被機器自動打回重新審核,防止標題黨。

 這中間雖然沒有利益交換,但雙方默認的游戲規則是,我免費撰稿,平臺負責推薦,一旦平臺推薦,按不同的推薦等級,能獲得不同的收益,一篇被推薦的稿子,少則幾百,多則上千,像企鵝自媒體的推薦渠道,就有QQ瀏覽器、QQ公眾號、騰訊視頻、騰訊新聞、天天快報等5個推薦位,幾千萬的閱讀量很輕松。他們的日常生活是瘋狂攢稿——最早是直接搬運,一字不改地抄襲,后來各大平臺上線了原創保護后,同平臺抄襲變成了跨平臺抄襲,比如從頭條號里抄一篇發到百家號里,一些熟練的做號者,還會順手調整段落的順序和語序,躲避算法檢測,這相當于雙保險。

對標題黨和謠言認定,平臺都會通過人工標注相應類型,返回給機器訓練,進行識別。平臺對于填充內容的渴求,可見一斑。

來源可能就是捕風捉影的一張圖,可能是貼吧某個粉絲的帖子或者微博上某個用戶的吐槽,然后就根據這張圖閉著眼去杜撰想象,瞎編幾段文字,比如明星離婚了,懷孕了,出軌了……這些永遠是娛樂版塊的熱詞。但人性的幽暗就在于,性、暴力、色情的流量就是比其他所有流量加起來都高,沒辦法,改不掉。而在現在的格局下,為了快速追趕頭部對手,彌補和競爭對手在內容數量上的差距,后起平臺對做號黨進行默許和扶持,以內容水化為代價,獲取大量工業廢水流量,就成了很正確的選擇。它指的是通過運營者前期注冊大量的自媒體賬號,然后通過抄襲、洗稿、偽原創等各種低成本生產內容的方式,再通過各大平臺渠道分發出去,獲得大量流量,從而賺取廣告分成。

 群聊天截圖互聯網從來不乏草根,這些做號者如同當年PC時代的站長一樣,在各大平臺里瘋狂制造內容垃圾,但散戶還不足撐起整個市場,這個市場真正的大玩家,早已經機構化運作了。最后說一句,做號是一門生意,和黑產無關,只是太邊緣化拿不上臺面,一線城市的記者可以輕輕松松跑一個會然后拿500塊錢的紅包還嫌棄各種路遠招待不周,三線城市的做號者5點下班后擼稿擼到十二點然后第二天起床看到收益多了500塊錢于是高高興興的上班去了。

 之前UC也嚴厲打擊了做號黨,封停了一批賬號,包括非法、不健康內容,標題黨、文不對題、以及時效性超過3個月的舊聞都采取了最高封停的處罰。 一位做了兩年號的朋友告訴我,如今廣告分成沒以前那么好賺了,去年百家號剛開始推廣的時候,補貼非常豐厚,他一篇稿子最多能賺6000多塊的補貼分成,但現在,正常情況下,一篇稿子賺到1000多塊錢已算不錯了。

 所有平臺都意識到高品質內容的重要性,盡管它的閱讀量和播放量看上去沒那么耀眼,所以頭條啟動了千人萬元計劃,企鵝有芒種計劃,UC也祭出了量子計劃,無非是通過扶持的方式,來提高平臺內的內容質量。畢竟,當“隨刷隨有”成為市場標配之后,必須要有大量內容填充。

幾天前,我的朋友圈被《殺死今日頭條》刷屏了,這沒什么好奇怪的,歷史總在重演——BAT聯合圍剿今日頭條卻又剿滅不掉,反而眼睜睜看著今日頭條一步步茁壯成長,頗有當年紅軍反圍剿的態勢。做號黨是一群游離于讀者、平臺的邊緣隱秘群體,卻在這波內容平臺紅利下茁壯成長,和平臺的打壓玩著貓捉老鼠的游戲,甚至還得到一些平臺的暗中扶持,正如生長在熱帶雨林里的真菌,每一個雨后清晨,都是他它們冒出泥土的時刻。除了標題,他們甚至還摸索出一套熱詞規則:比如要圍繞熱點去寫;娛樂圈就一定要寫楊冪、劉愷威,這樣才有流量,相反寫樸樹或者陳道明這種明星,就肯定閱讀量不高;科技領域,就盯著阿里、百度、支付寶、微信這些詞使勁寫,而且一定要有情緒,比如馬云的支付寶,比如劉強東怒了,微信隱藏功能全在這里,這種句式“點擊量一定很高。離北京20分鐘高鐵的廊坊,有一家專門做平臺號的公司,公司近百人,每天產出幾千篇文章,單個平臺每天閱讀量1000萬保底,不久之前百家封殺了這家公司2000個違規的賬號,但他們依舊每天開工,絲毫沒有受影響的跡象,可見生命力之頑強,利潤之高。

做號者的江湖比起內容“生產者”或者“搬運工”,“做號”是一種更形象的說法。寫稿五分鐘,標題有套路無論是以算法平臺為導向的今日頭條,還是以算法+人工推薦的企鵝自媒體平臺,又或是幾乎純靠人工推薦的網易號,一篇做號者的稿子能否賺錢,標題占了80%的因素。

比如“震驚了”的UC,也發布公告處理了一批違規的公眾號,并且緊急上線了專注嚴肅的閱讀的UC名家。今日頭條對標題黨的審核也很嚴,頭條內部技術團隊關于標題黨分類的討論就有十幾頁,他們曾經把另外一家平臺的標題抓取,發現超過15%都被認定為標題黨。

對于平臺來說,海量內容供給之后,只有技術才能完成真正的打壓和審核。一篇300字和5張圖的稿子,如果被平臺推薦,或者被機器認為受眾很喜歡,那么至少千元的保底收入,而生產的成本,大概只需要10分鐘到15分鐘。

柔体番号封面